您的位置:主页 >>  > 诛仙玩家趣闻>

欲将深情赋几许 只是不小心错过而已

作者:范中洋 来源:shanguimin 日期:2019-4-11 0:01:02人气: 标签:
<p>  <img src="http://img3.178.com/zx/2016/06/23/1/71de9dba5309d8c3615cecd2b50bf4bd.jpg" alt="欲将深情赋几许 只是不小心错过而已" title="欲将深情赋几许 只是不小心错过而已" /></p>

<p>  我遇见谁,会有怎样的对白</p>

<p>  我等的人,她在多远的未来</p>

<p>  ——《遇见》</p>

<p>  一、遇见</p>

<p>  我叫羽翎,游戏职业,天音。</p>

<p>  他叫赋许,游戏职业,辰皇。</p>

<p>  她叫鎏陌,游戏职业,鬼王。</p>

<p>  在别人眼里,这是一段三人行的感情,在我眼里,这只是一段我冷眼旁观的单恋。</p>

<p>  我也不记得什么时候和赋许相识的,反正只知道我们认识很久了,很久很久,我在诛仙里蹉跎了9年的岁月,身边有赋许的时候没有9年也有8年吧。</p>

<p>  初识的时候,我淡漠,赋许少语,我是鬼王,他是合欢。14线天音城外,开红乱斗,见人就杀,杀的不予乐乎,我火焰刀,他山盟烟雨,谁也奈何不得谁,拥挤的人潮慢慢散去后,只剩我和赋许还在互相对峙着,相视大笑,自此互相加了好友,后来一同进入了当时叹妙的第一帮,再后来被固定在一个队伍,从此我的身后,有赋许,赋许的身后,有我。</p>

<p>  常常都有很多人在论坛怀念着老河阳,老天音,老修罗,更多的人只是人云亦云的觉得,啊,看别人说的仿佛是很好的样子,而老地图对于我的记忆,清晰的只有赋许吧。</p>

<p>  那段熬夜坚守修罗七王和敌对抢BOSS的时候,是赋许在我身后陪伴我,我是青云,他是鬼王,我外围杀敌,名字鲜红,他BOSS脚下,稳定输出。</p>

<p>  那段中午混沌守护抢小妖挖宝箱的日子,是赋许和我默契配合,我是天音,他是鬼道,我无量强控,走位风骚,他天选燃魂,冷漠倨傲。</p>

<p>  那段没日没夜河阳城外打旗子刷造化的时光,是赋许默默的保护我,我是焚香,他是辰皇,任何人出现在我所在的线路,赋许都毫不留情的放倒,而我,刷着造化抢着宝箱,静默的站在赋许身旁,适时的起着龙丢着玉册。</p>

<p>  人人都以为我和赋许是一对,只有我和赋许知道,我们之间,从未跨越过爱情,却有比爱情更珍贵的信任与陪伴。</p>

<p>  我以为,赋许会一直和我这样走下去,直到我结婚生子,淡出游戏,或者他成家立室,决然离去。现实,却从来都是残酷的。</p>

<p>  我不知道我和赋许的变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,或许是我告诉他我谈恋爱了,或许是我告诉他我分手了 ,或许是我告诉他我不会再爱了。人人都说男女之间没有纯粹的友谊,我一直把我和赋许归在特别的那一类,其实,结果都一样。等到那个叫鎏陌的女鬼王站在赋许身边的时候,我竟然恍然生出一种,原来我和赋许曾经那么般配的感觉。</p>

<p>  二、独白</p>

<p>  我叫赋许,游戏职业,辰皇。</p>

<p>  她叫羽翎,游戏职业,天音。</p>

<p>  她叫鎏陌,游戏职业,鬼王。</p>

<p>  我大约就是人们口中说的9年老玩家了,见证了诛仙由胜至衰的过程,陪着我度过这段美好岁月的,除了我的电脑,还有她,羽翎。</p>

<p>  羽翎是个骄傲的女子,曾经为了帮里某个女管理阴阳怪气的嘲讽我略显低沉的声音,直接开红杀她到退帮,也曾经为了敌对某个不识抬举的大合欢趁我睡觉拉我站岗,执着的陪他挂机到他挂上寻宝。佛说,500年的回眸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,我前世究竟和羽翎回眸了多少次,才换来今生的9年相伴。</p>

<p>  羽翎也是个聪明的女子,什么职业在她手里都玩的风生水起,一点不比我差,我喜欢和她在一起的每一刻,空门大开又何妨,我知她在我身后,会陪我一起战斗。</p>

<p>  我以为,羽翎会和我相伴到老,不过,终究只是我以为吧。一切的变化,都是从羽翎告诉我她的感情生活开始,我对羽翎而言终究是特别的,对其他人防备心都那么重的女子,在我面前从来都是恣意洒脱。</p>

<p>  岁月静好,春暖花开的时候,羽翎告诉我,她恋爱了,那时候,我正和她在66里组队杀敌,一霎那的晃神,我已经被敌对的15帽子辰皇蔺殇放倒在地,许是仇恨太深了吧,蔺殇和他的小伙伴们的嘲讽潮水般四面八方涌来</p>

<p>  蔺殇:哎哟,这不是叹妙第一辰皇赋许,怎么跪了。</p>

<p>  蔺晨:噗,这是趴不是跪,殇哥哥你仿佛在逗我。</p>

<p>  蔺修:垃圾辰皇,没辅助你就是个渣。</p>

<p>  蔺悬:你女人呢?别慌,马上让她来陪你。</p>

<p>  ……</p>

<p>  说我,可以,说羽翎,不行。</p>

<p>  复活,起冥,补盾,羽翎已然绕到我身后,佛尊,群玉册,血槽,我无间,再补盾,动作行云流水搬一气呵成,瞬进蔺修的龙阵,龙消失的瞬间,六道已然甩出去2段了。</p>

<p>  小失误并不影响我的发挥,下界的时候,羽翎软糯的声音开始“埋怨”起我来,</p>

<p>  羽翎:赋许,你被吓傻啦,冥都不开就瞬过去给人家盛风。</p>

<p>  赋许:你谈恋爱了啊。</p>

<p>  羽翎:噗……你竟然被这个吓傻,还好我救了你。</p>

<p>  赋许:你谈恋爱了啊。</p>

<p>  羽翎:干嘛干嘛,你今天很八卦噢。</p>

<p>  赋许:你谈恋爱了啊。</p>

<p>  羽翎:哎呀,好啦好啦,不逗你了,嘿嘿,我谈恋爱了,对象是我学长,都没想到毕业2年还能遇到他,昨天出去约会他正式跟我表白了,问我愿不愿意做他女朋友,艾玛,我觉得我的小心肝就那么一瞬间“扑通”了一下,情感就战胜理智了……</p>

<p>  我说不出那一瞬间我的心情是怎样的,只是觉得突然好像失去了些什么很重要的东西,我的羽翎,不再属于我一个人,虽然羽翎从未和我开始,我自问并不是一个占有欲很强的男人,可是听到这个本该开心,该大方祝福的消息,我却扯着嘴角笑不出来只得沉默。</p>

<p>  恋爱后的羽翎,在游戏里和我一起的时间少了,更多的时候是我一个人站在河阳,站在修罗,站在龙源,一个人挂机,副本,做任务,一个人听歌,看电影,刷朋友圈。看着羽翎晒在朋友圈里的照片,突然觉得这个陪伴了我9年的女子,也是那么美的,齐肩的短发微曲绕在耳后,上扬的嘴角娇俏可人,弯弯的眉梢都尽藏妩媚,是啊,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女子,就是羽翎。</p>

<p>  我没有追着羽翎让她别放弃游戏,虽然羽翎来的少了,但是平日里和我的电话却多了起来,</p>

<p>  羽翎:喂,赋许,你知道嘛,他今天过马路的时候,一下回头拽着我的手,嗔怪我走路不看路,我当时好紧张,手心都是汗。</p>

<p>  ……</p>

<p>  羽翎:喂,赋许,我下周要去杭州了,啊哈哈哈,他竟然知道我最喜欢eason,给我买了杭州站的内唱票说要陪我去看,我当时就感动的哭了。</p>

<p>  ……</p>

<p>  羽翎:喂,赋许,我在凤凰机场了,嗯,我刚下飞机呢,他竟然直接定了去海口的机票,说要带我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,不行不行,我幸福的快要上天了。</p>

<p>  ……</p>

<p>  我已经好久没有恋爱过,所以也不知道原来哄一个女孩子,只要这么简单就可以让她紧张、感动、开心。突然羡慕起那个男人,如果陪在羽翎身边的是我?不敢继续想下去。</p>

<p>  一个人6个号副本压力骤增,通常我是不会带那些酱油进去,宁愿自己一个人默默的刷本的,可是,周六活动太多,为了加快进程,第二波T9,我拉了那个叫鎏陌的鬼王。至于原因,很简单,如今的游戏里,鬼王已经是凤毛麟角,很难再有机会让我怀缅和羽翎的初遇。</p>

<p>  出画面的瞬间,我感觉自己像是着了魔一样,移不开眼睛。英姿飒爽的女鬼王,加BUFF的动作,旋转上马的姿势,冷漠少语的气质,心底最 深的秘密蓦地被狠狠撕开摊在阳光下,原来,初遇的时候就注定了那份牵挂,我一直以为那不是爱,隔着虚拟的<a href="http://www.373t.com" title="昨天开的15职业诛仙sf">昨天开的15职业诛仙sf</a>网络,怎么谈爱?可是,谁又能管得住自己的心去决定爱或不爱?那一场T9,我刷足了半个小时,我看着那个叫鎏陌的女鬼王在第一关适时的开起佛尊,第二关适时的开起奈何,第三关适时的接好冰清,第四关适时的聚死鬼车,第五关,毫无预兆的开口</p>

<p>  【组队】鎏陌:那个辰皇,你不是本人吧?</p>

<p>  蓦地,我老脸一红,竟然无言以对。只得随便扯了个理由,</p>

<p>  【组队】赋许:额,卡。</p>

<p>  【组队】赋许:我卡的。</p>

<p>  鎏陌没有再说话,老老实实对着青女刷着魔魂,该上的状态一点儿没少。我心不在焉的看着她。直到最后青女还有0%的血,我被华丽丽的弹死了,鎏陌下了坐骑,走到我身边</p>

<p>  【组队】鎏陌:这不是网络问题,你肯定不是本人,我看过他本人在冰面打架的。</p>

<p>  “扑哧”电脑跟前的我,毫无预兆的笑出声了,看着这个懵懵懂懂的女鬼王,我心底最柔软的回忆被轻轻揭起。</p>

<p>  【密语】赋许:来我队伍吧,一起T9。</p>

<p>  【密语】鎏陌:为什么?</p>

<p>  【密语】赋许:老区固定T9队不好找,也因为,我需要一个会玩的女鬼王。</p>

<p>  ……</p>

<p>  良久没有回音,副本倒计时还有20秒的时候,头顶终于冒起了感叹号</p>

<p>  【鎏陌 请求把你加为好友】</p>

<p>  和鎏陌在一起的时光总是轻快流畅的,我们从不语音聊天,却都偏爱敲字解闷,鎏陌说她最喜欢看我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,还说她跟着我混了半个月,打字速度有着长足的进步,而我,也渐渐开始释怀,我对羽翎那份深埋心底的情怀。只是,一切的平静都掩不住那道横亘九年的牵挂。</p>

<p>  3月14日,凌晨一点,手机的震动扰破了深夜的静谧,</p>

<p>  赋许:喂,怎么这么晚还没睡?</p>

<p>  赋许:小羽,你怎么了,嗯?</p>

<p>  我听到了电话那头传来高跟鞋嗒嗒的声音,混杂在熟悉的抽噎声里,显得格外清晰,还听到了冰冷的容器阻隔着液体的吞咽声,只觉得脑袋快痛的炸开了,这还是我的羽翎吗?</p>

<p>  羽翎:赋许,分手了,你知道吗?被甩了,你知道吗……我……我以为……呜呜……我以为他是真的喜欢我……可是,他说,他说……就是玩玩,寻个新鲜刺激……呜呜……</p>

<p>  赋许:小羽,你该回家了,很晚了。</p>

<p>  羽翎:我不想回家,这么丑,怎么能让妈妈看到。</p>

<p>  赋许:小羽,别任性。</p>

<p>  羽翎没有接话,只听的一阵叮叮咣咣的声音,仿佛玻璃碎裂,仿佛包包散落一地,我有些慌了,在电话这头大声叫着羽翎的名字。</p>

<p>  羽翎:赋许,我真累,我要坐坐,我给你唱歌吧……啊,就唱《安静》……你要我说多难堪,我根本不想分开,为什么还要我用微笑来带过……我,我没有这种天分,安静的没这么快……呜呜……不用担心的太多,我会学着放弃你。</p>

<p>  电话这头的我,突然想起宫崎骏说话一句话:你住的城市,下雨了,很想问你有没有带伞,可是我忍住了。因为我怕你说没带,而我又无能为力,就像是我爱你,却给不到你想要的陪伴。那句一直埋藏在心底的话,终于第一次绕到嘴边:如果你非要一个人陪在你身边,那我可不可以。可惜,没有回答,羽翎仍旧坐在马路边大声唱着《安静》,我的声音瞬间淹没在呼啸而过的车流和哽咽的歌声里。</p>

<p>  那晚,我陪了羽翎多久,我忘了,我说过些什么,我也忘了。等到羽翎三天后回归游戏的时候,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。一切都归于安静,只是通常只有我和羽翎两个人的副本里,多出了一个会敲字的鎏陌。</p>

<p>  三、错落</p>

<p>  我叫鎏陌,游戏职业,鬼王。</p>

<p>  他叫赋许,游戏职业,辰皇。</p>

<p>  她叫羽翎,游戏职业,天音。</p>

<p>  “一加一,再加一,三个人融在一起,这拥抱,没空隙,却是最远的距离……”音响里,全循的播放列表又转到了《灰尘》,游戏里,赋许又叫我T9了</p>

<p>  【小窗】赋许:来T9,来YY吧。</p>

<p>  我很讶异,赋许为什么突然叫我去YY,印象里,我们一直是敲字的。</p>

<p>  【小窗】鎏陌:你开,去YY我也不能讲话,我没有麦。</p>

<p>  【小窗】赋许:不用讲,你听。</p>

<p>  【小窗】鎏陌:昂,好吧。</p>

<p>  循着赋许给的号码,我跳进陌生的频道【流光若逝情若殇】,莫名的觉得这个名字很美,其实我是有麦的,只是不想开口讲话罢了。YY一个紫马,赋许,一个橙马,羽翎。蓦然想起了鎏槿给我说过的赋许的故事。</p>

<p>  赋许,男,如今叹妙第一帮【深藏功名尘与土】的头号控号手,各种职业全能,长期控本服15帽子辰皇赋许号,13年跨服大区冠军争夺战凭一己之力带领【深藏功名尘与土】拿下八强。又带着老板的队伍,在藏龙卧虎的老电一,拿下第一条战队冠军项链。他身后,永远跟着一个叫羽翎的妹子,这些年来,形影不离……</p>

<p>  还未等我的思绪飘的更远,我已经被拉下频道,上了黄马,音响里传来陌生的声音</p>

<p>  【YY】羽翎:赋许,这是你朋友?竟然还是个女鬼王,哎呀,你认识我的时候,我就是女鬼王嘞。</p>

<p>  【YY】赋许:嗯,准备丢佛尊。</p>

<p>  【YY】羽翎:我知道啦</p>

<p>  【YY】羽翎:赋许,有我在你还是很幸福的吧,都不用开那么多号。</p>

<p>  【YY】赋许:嗯,你先冰清</p>

<p>  【YY】羽翎:好嘞,赋许,我号的宝石好像又要拆了。</p>

<p>  【YY】赋许:嗯,等会出去我去合。一会儿你切羽霏号绝情伤,羽翎号接群玉册。</p>

<p>  【YY】羽翎:知道啦,知道啦,许婆婆。</p>

<p>  【YY】赋许:乱说。</p>

<p>  【YY】羽翎:哪有,你都没提醒鎏陌,光提醒我了。</p>

<p>  【YY】赋许:那是人家状态丢的好。</p>

<p>  ……</p>

<p>  突然觉得,我是那么多余,其实,我原本是没有什么非分之想,只是想在这个四大天王的时代里,拥有一个稳定的副本队伍,拥有一群安定的队友,我认识赋许的时候,他身边没有羽翎,所以我理所当然的觉得,也许我是可以站在赋许身边的,如今,我看到少言寡语的赋许也可以这样细致的叮咛另外一个女子,才发觉,原来喜欢一个人的深情,不是他淡淡的距离和礼貌,而是他做什么都会为你想好,叮嘱你,提醒你,怕你忘记。</p>

<p>  我悄悄的退出了YY,留言给赋许,说我出门了。挂好机,躺在床上,婉约的扼腕起这段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的感情,姑且称之为感情吧,毕竟,我从精神上倾慕过这个叫赋许的男子。我设想了一万种可能为什么这些年赋许和羽翎没有在一起,可是所有假设都被我推翻了,最后,我才恍然觉得,我想这些,都不过是梦久应醒矣。是别人的感情世界,哪里会有我的一席之地?</p>

<p>  自那以后,我再没有和赋许一起过T9,没过多久,转了白金,换了名字,挂寻宝的那天,我是想告诉赋许,爱就该说出来的,不要等到流光已逝,那些想说的话就再也无法说出口。可惜,刚敲好字,家里断电了,虽然只有短短一分钟,但是,让我把敲好的字再敲一次是不可能的,因为我懒。</p>

<p>  再后来,现实里忙碌的工作、游戏里无尽的副本、加之这个暮年的游戏,终于让我觉得乏味,卖号走人的过程很顺利,唯一的遗憾,就是,始终没有看到红色的系统公告里,出现过我曾经倾慕的人和他一直倾慕的那个人的名字。</p>

<p>  <完></p>

您可能还会喜欢